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香港已完了!台湾成亚洲言论自由新堡垒

来源:纽约时报       发布时间 : 2018-04-16 20:41:01 发表评论

在英国统治之下和回归中国之后的几十年里,香港曾是华语世界言论自由的堡垒。国际传媒和人权组织在香港设立了总部;香港也曾是从天安门学生领袖到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等政治逃亡者的避难所。

而近年来,随着中国政府收紧对这个前殖民地的控制,香港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台湾所取代。台湾这个自治岛屿已成为亚洲最具活力的民主体制之一。如今,台湾吸引了那些曾被自然而然地吸引到香港去的异见人士、维权团体及活动。

去年在香港举行的一个人权电影节,今年将在台湾举行;两年前被中国大陆特工绑架、后来获释的一名香港书商,将把他的书店搬到台湾重张开业。

去年,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宣布将在台湾首都台北开设其首个亚洲办事处。此前,该组织曾考虑过香港,但决定不去那里。

“香港最初曾是亚洲办事处的首选,”吾尔开希说。他是该组织董事会的荣誉成员,也是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的学生领袖之一。“但如今,中国大陆不只压制自己的人民,它现在正越来越多地把这种压制出口到香港。”

(香港曾被视为中国大陆可能寻求效仿的罕见的东西融合的产物。读一读它如今怎样成了一个警世故事。)

这个变化反映了国家主席习近平为确立他对中国、包括香港的控制所采取的越来越专制的做法。习近平是自毛泽东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1997年,当香港从英国移交中国控制时,“一国两制”的安排本应保证香港至少在2047年前保持“高度自治”。

但自从2014年爆发所谓“雨伞运动”,数千名香港居民走上街头呼吁更多的民主以来,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大陆已变得更愿意出手干预。2016年,中国绑架并拘留了五名香港书商,他们主要经营批评中国领导人的、而且常常带有色情色彩的书籍。绑架事件似乎敲响了香港言论自由的丧钟。

林荣基是五名书商之一。他说,他被单独监禁了五个月,并被迫公开认罪。他现在正打算在台湾重张开业,他的书店关门之前一直在香港。

“我们香港人看台湾怎么教,”林荣基说。“台湾人也看中国大陆怎么控制香港。”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台湾是亚洲最自由的言论环境之一,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台湾直到1987年都一直处于残暴的戒严令之下,独裁者蒋介石和他的儿子曾先后控制着这个岛屿。蒋介石在1949年共产党夺取中国大陆之后逃到了台湾。

台湾的自由来之不易。上周六,台湾庆祝了言论自由日,那是言论自由倡导者郑南榕逝世29周年的日子。因为他刊登了新宪法草案,警方要逮捕他,在警方准备闯进他的办公室时,他自焚身亡。

郑南榕的死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推动台湾走向了民主政府和更大的自由。

无国界记者台北办事处主任艾伟昂(Cédric Alviani)说,自那以后,台湾成了一个新闻自由正在倒退的地区的“稳定之岛”。“言论自由是台湾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说。

郑南榕遗孀叶菊兰周六与记者交谈时警告说,台湾的自由还没有得到保障。“在中国的霸权面前,台湾公民社会的言论自由随时都可能会失去,”她说。

香港似乎就是中国政府干预的一个警示。“雨伞运动”的几位年轻领导人被判处监禁,引发了外界对北京干预的担忧;在香港球迷发出嘘声之后,香港立法机构目前正在努力推出禁止侮辱中国国歌的立法。

“1905香港人权电影节”(1905 Hong Kong Human Rights Film Festival)的组织者李丹说,他将把这个今年5月举办的活动搬到台湾去,只在香港搞一个规模较小的卫星活动。李丹说,异地举办是因为电影节在香港举办需要大型赞助商,因为香港的费用很高,而他们在这方面遇到了困难。

“现在香港越来越有这个信息媒体方面的管控,所以很多时候害怕human rights(人权)这个词,”李丹说。

“台湾言论自由的气氛,我觉得是整个亚洲最好的,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他补充说。

其他人也表示,事实证明,台湾对该地区人权活动人士的欢迎程度更高。在香港、台湾和东南亚有会员的“亚洲民主青年连线”(The Network of Young Democratic Asians)决定在台北举行去年9月的会议,因为台湾是唯一能确保其所有成员入境的地方。

“台湾能为来自亚洲不同地区的活动人士提供这种安全空间,我真的很高兴,”亚洲民主青年连线发展部负责人杨政贤(Johnson Yeung)在电话采访中说。

尽管台湾正在享受其作为华语世界言论自由中心的新名声,但也有实例显示,台湾为了避免触怒北京,似乎在政治价值观上有所妥协。北京方面宣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去年,台湾遣返了一名寻求政治庇护的中国维权人士。一些大陆人说,大陆活动人士为参加讲习班或会议而入境台湾也变得越来越难。

中国记者、作家赵思乐撰写有关大陆公民社会的文章。她说,大陆的活动人士告诉她,在过去两年里,获得入台签证已变得更加困难。

赵思乐受国立中正大学邀请访问台北,她在一次采访中说,作为解决办法,非政府组织或大学在邀请中国参与者时,为他们申请医疗签证,她知道好几个这样的例子。医疗签证比普通签证更容易获得,那是为前来台湾接受整形手术的医疗游客所提供的签证。

习惯了当地言论自由的台湾民众,也在与中国乃至香港的有关当局发生冲突。

去年,中国用台湾活动人士李明哲惩一儆百,他在前往大陆后被拘留。在与外界失去联系数月后,他露面做了看来是被迫的认罪,之后被判处五年监禁。

这个案件在台湾产生了寒蝉效应,因为大陆法院把李明哲在台湾时在社交媒体上发的帖子作为证据。

去年11月,台湾电影导演李惠仁(Kevin H. J. Lee)说,他申请前往香港的签证被拒。他认为那是因为上个月上演的他的新纪录片《并:控制》(Self-Censorship)。李惠仁认为,香港或中国大陆当局在看到他的众筹网页后采取了行动,阻止他前往香港。该网页上的预告片有一部分是在香港拍摄的。

今年3月,香港大学的一些学生与李惠仁联系,问他是否愿意在他的电影放映后,从台湾与他们远程对话。他说,学生由于担心自己可能受学校官员监控,只愿意通过社交媒体平台WhatsApp进行交流,该平台具有端到端加密功能。

“他们直到最后一刻才赶快通知大家说‘等一下我们要播这部片子’,”李惠仁说。“我就看到香港的那个状态,我就向他们说,好像台湾解严之前。香港怎么会到那样的状态?”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