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杜鲁多下议院遭沉默羞辱 女性集体转身背对抗议

来源:今日加拿大       发布时间 : 2019-04-04 23:35:13 发表评论

当总理贾斯汀·杜鲁多发言时,她们集体转身背对,回应驱逐Jody Wilson-Raybould和Jane Philpott组成自由党核心小组的这一决定。

4月4日是,也就是今天,几十名年轻女性在下议院开会时,用沉默和行动表达了她们一致的意见:

当总理贾斯汀·杜鲁多发言时,她们集体转身背对,回应驱逐Jody Wilson-Raybould和Jane Philpott组成自由党核心小组的这一决定。

这些女性是投票人的代表。此次的会议,邀请了338名加拿大年轻女性领导人,了解联邦政治,了解自由党的最新主张。

当杜鲁多在小组讲话时,她们中的许多人站起来,转身背对他。

而杜鲁多在讲话中,则坚持表示:“永远不会有一个绝对的一方或另一方。我们必须听到多种声音。在这样的场合,我们要做的的一件事,就是听从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的声音,这是一个互相倾听的机会。有机会互相提问,有机会找出前进的道路。“

之后,他继续讨论将Jody Wilson-Raybould和Jane Philpott驱逐出自由党核心小组的这一决定,并表示信任已被打破。

SNC-Lavalin争议

Wilson-Raybould和Jane Philpott分别在2月和3月宣布从Justin Trudeau的内阁辞职。

他们的辞职涉及SNC-Lavalin案件以及前司法部长威尔逊 - 雷布尔德(Wilson-Raybould)是否被迫对数十亿美元的魁北克工程公司提起刑事诉讼。

加拿大利益冲突与道德专员马里奥·迪翁(Mario Dion)同意联邦新民主党的调查请求后,于2月启动了对此事的调查。

上周,威尔逊 - 雷布尔德(Wilson-Raybould)发布了与加拿大枢密院前秘书迈克尔•韦尼克(Michael Wernick)谈话的秘密录音。她说,录音进一步支持了她声称她面临来自高级官员和杜鲁多的关于SNC-Lavalin案件的压力。

录音风波,引发加国政坛巨大风波,争论不止

在加拿大议会众议院的各党议员当中,来自魁北克省的自由党议员莱特邦德( Joël Lightbound)属于说话不太注意字斟句酌的那一类。4月2日在加拿大议会山,一早听说杜鲁多要宣布关于前司法部长威尔森-雷布尔德(Joddy Wilson-Raybould)去留的记者们纷纷围堵自由党议员。被拦住的莱特邦德表示,威尔森-雷布尔德的行事方式让他“感到厌恶”,或者说倒胃口。

自由党议员、财政部长议会秘书莱特邦德

对一个同僚 ― 现在是前同僚了 ― 说这样的话是很重的 。莱特邦德星期三在接受Radio-Canada早间节目采访时解释说,他从一开始就对威尔森-雷布尔德处理SNC-兰万灵案的方式“感到不安”,但是“引发决堤的最后一滴水”是她悄悄录下和枢密院秘书长韦尼克(Michael Wernick)的电话交谈。这次谈话是在去年12月,但有录音的事直到上个星期威尔森-雷布尔德才透露。

莱特邦德说,他自己也是律师。威尔森-雷布尔德作为政府的首席律师,在没有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录下私人谈话,这超出了底线,使他无法再信任这个人。“你怎么可能明知道内阁里有人会悄悄录音,还跟这个人一起开会?”

内阁会议不对外公开。事后是否公开会议记录和讨论内容由枢密院秘书长决定。

法律怎么说?

多伦多律师萨姆菲鲁(Lior Samfiru)在接受CBC采访时说,从法律上来说,只要你参与谈话,不论是和几个人的谈话,把它录下来并不违法。但是对于在律师和顾客之间进行的谈话,法律规定有些不同。律师如果录下谈话,作为自用资料是没问题的,但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未经客户同意就公开录音。

加拿大枢密院秘书长韦尼克

司法部长相当于代表政府的首席律师。不过萨姆菲鲁说,由于枢密院秘书长并不是众议院议员,严格来说也就并不是威尔森-雷布尔德的客户。如果她录下的是和杜鲁多、某位部长或议员的对话,那就不一样了。

同事之道:隐私律师的看法

萨姆菲鲁是劳资纠纷和雇佣法方面的律师。而隐私事务律师弗雷泽(David Fraser)说,许多自由党议员和内阁成员的关注焦点在道德操守方面。在录音事件上,我们姑且称之为同事之道。

弗雷泽说,偷偷录音的一方占有“不公平的”优势。他或她知道自己在录音,因此说话的时候自然会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斟酌组织,引导谈话。不用说,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对话者就很吃亏。

卡尔顿大学法律系教师,同时也是律师的布朗姆维奇(Rebecca Bromwich)说,在每一个工作场所对员工的行为都有一定的道德方面的期许,即使这些行为并没有违反法律。暗中录下谈话,然后公开录音,肯定会引起信任方面的问题。

威尔森-雷布尔德和自由党之间的分歧已经持续数月,但确实是她披露录音的存在后,许多自由党议员被激怒,放下了最后一点含蓄和委婉,公开表达对她的不满和不信任。

本人的辩解

她星期三为自己辩解说,在另外的场合,录音是不合适的。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她是在保护自己,因为她认为有什么“非常危险而错误的事”会发生。她同时也抱怨人们过于注意录音这件事,而忽略了录音的内容。

CBC议会事务记者戴尔(Evan Dyer)说,对于录音内容,有些人认为这是枢密院秘书长韦尼克向威尔森-雷布尔德施压的“实锤”,但也有人认为录音恰好证明他并没有如威尔森-雷布尔德所说的那样威胁她。对于威尔森-雷布尔德被逐出议员团,有些人认为这表明杜鲁多容不下批评的声音,但也有些人认为这表明他缺乏魄力。因为如果是前保守党总理哈珀或者前自由党总理克雷蒂安当政,威尔森-雷布尔德不可能在议员团里留到今天,也不会被允许去司法委员会作证。

戴尔说,人们对同一件事会产生多么不同的看法,在威尔森-雷布尔德风波上可见一斑。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