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股市财经 >>  正文

特朗普和拉加德可能都低估了17万亿美元泡沫的冲击

来源:金融界       发布时间 : 2019-09-04 18:49:46 发表评论

特朗普和拉加德曾先后对“负利率”点赞,但是这个玩意儿可能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

众所周知,当前负利率债券规模已经超过17万亿美元。相信很多人对负利率债券这一概念是很不敏感的,17万亿美元究竟意味着什么?负利率又意味着什么?

很多非债券投资者很可能会对此嗤之以鼻,就连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曾经表示,美国国债收益率降至零以下“完全在意料之中”,零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特定水平。常识上说,负利率债券不就是说购买债券还要倒贴利息嘛。

没那么简单。倘若真是如此,就不会前有特朗普后有拉加德对负利率大加褒扬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会做呢?

我们先来看看特朗普和拉加德的理由。特朗普认为,负利率意味着“借钱还有得赚”,这不仅能改善财政赤字,还能削弱美元,刺激出口;拉加德则认为,负利率将刺激借贷,降低失业率:

“从各方面考虑,如果欧洲央行不采取包括引入负利率在内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欧元区民众的境况将十分糟糕。”

然而,凡事有利弊,有分析指出,负利率债券带来一个最严重的恶果是:金融体系的崩溃。

这可不是耸人听闻之言。我们知道,银行的主营业务之一是放贷。每进入银行系统的一块钱,通常有一小部分必须流入央行作为存款准备金(当前大部分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是10%),以防止银行信用过度扩张。剩下的部分要么全部放贷,要么用来购买债券。

换句话说,这部分准备金将流入债市。只要利率为正,银行就能产生利润,从而推动庞大的金融机器运转。但是,在负利率的环境里,银行提供信贷时非但不能取得收益,还要回吐利润,这无疑将极大打击整个金融体系,形成恶性循环。

全面陷入负利率债券泥沼中的德国就深有体会。近日德国的银行高管Peter Schneider就负利率债券一事表示:

“我们今天已经陷入了毁灭性的负利率环境,这种局面还望不到头。如果欧洲央行加剧这一过程,那将会给整个金融业带来困难。”

此外,我们传统的估值模型全部建立在利率为正的假设上,包括荣获诺贝尔奖的资本资产定价模型和Black-Scholes期权定价模型。当前数万亿的证券和衍生品的估值都基于这些模型,假如模型的假设从根本上就不成立,这些估值结果也将通通被推翻。

同样,养老金以贴现利率来确定日后的收益。一旦贴现率变成负值,养老金的资产总值将变得非常庞大,养老基金或面临透支的风险。不出十年,整个养老基金系统将会瘫痪。

想要知道低利率或负利率环境带来的后果,不妨看看欧元区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共承包了全球87%的负利率债券。当前,欧洲基本处于衰退状态,意大利、德国等其他国家的GDP均为负值。由于负利率,其银行系统更是一团糟。如下图所示,欧洲银行股票价格处于3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特朗普和拉加德可能都低估了17万亿美元泡沫的冲击

日本也没好到哪里去。经济学家预计,第四季度GDP将出现负增长;而日本的银行系统甚至比欧洲更糟糕,银行股价格达到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如果形势继续恶化,可以预见,日本的今天就是所有“零下俱乐部”成员国的明天。

特朗普和拉加德可能都低估了17万亿美元泡沫的冲击

本文源自金十数据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