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用电量增速下滑59% 中共“资本出清”或进入第二阶段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09-20 23:35:36 发表评论

9月18日,中国8月份经济实锤数据公布,据中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中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3.6%,增速比上月回升0.9个百分点。尽管代表着中国实体经济的用电量增长所恢复,但是相比于2018年同期增幅依然减少将近5.2个百分点,增速下滑了将近59%。这说明从2019年初中国政府所采取的信贷刺激和新增专项债等措施,依然未落实到实体经济。

尽管2019年8月新增社融已经达到1.98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规模,8月末社融存量达到216.01万亿元,增速维持在10%以上,但是由于受之前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的拖累和对需求前景的担心,实际的投资和企业开工并没有同步增长。这是导致社会用电量增幅依然下滑的根本原因。

据中国知名券商天风证券的研究表示,尽管中国的信贷规模在扩大,但是更多的贷款进入了头部企业和小微企业的短期融资。这主要是用于解决企业的资金链在紧张,而难以形成实质性的扩大再生产投资。与投资直接相关的企业中长期贷款,在2019年上半年同比反而少增了2,400亿元。而政府在2019年1月至8月,大量发行的近4万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券,除了可能有少量资金闲置以外,按照目前基础设施投资同比改善有限的情况,最大的可能性是有相当的资金用于了对隐形债务的“借新还旧”。

从社融向实体经济的传导过程来看,2019年的中国经济呈现出,资金供给明显改善,而实际投资依然乏力的局面。并且,这种情况与之前“金融空转”的情形不同,大量的资金其实并没有太好的投资可以选择,更多的资金要么是陷于“资本出清”后的不良资产难以自拔,要么就是为了应对可能的出现的风险依然在选择观望。

面对资金逐步到位,但是投资迟迟不见增长的情况。如何在继续防范金融风险、遏制“金融空转”和房地产投资的基础上,同时引导企业加速投资进度,帮助企业走出债务困境,重新整合不良资产,恢复生产就成为了,继中共实施“三去一补”“资本出清”“金融监管”之后的第二阶段改革重点。

对此,在2018年还在主导推进“资本出清”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9月5日的中国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上,已经开始提出“一手抓服务实体经济,一手抓风险化解,强化激励约束机制,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信贷投放力度。”“资本出清”开始转向“支持愿意干事创业、有较好发展潜力的地区和领域加快发展。”

在此后,9月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第十次会议上,中共也做出了从“全面推进”改革向“加强系集成、协同高效”的政策转变。正如多维新闻在《习近平闯过改革“危局” 中共“深改会议”定调四中全会》一文中分析的那样,中国经济将既不接受“休克疗法”,也不重蹈泡沫经济的覆辙。在经济建设方面,中共将进一步确立产业发展目标明确速度与质量的综合平衡的关系。

为此,中国政府一方面将在继续加大对于地方政府专项债的投放,在解决地方政府前期债务危机的基础上,继续实施积极财政,督促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落实。9月6日中国财政部已经表示将优先考虑发行使用好的地区和今冬明春具备施工条件的地区,提前下达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又有将近1.29万亿元的资金将供应市场。另一方面,通过中国央行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尤其是实施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机制(LPR)之后,随着央行的再次降准和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放开等政策的实施,在资金相对宽裕的情况下,实际利率有望进一步下降。企业债券融资能力将得到加强,企业债务负担也将减轻,企业自身的造血功能开始恢复。

除了依然对“金融空转”“楼市投资”严防死守外,下一阶段的以恢复生产、加快发展为主题的改革资金已经到位。资本对于市场的信心将逐步建立,观望避险态度将有所缓解。

与此同时,在“资本出清”后,重新整合不良资产,恢复生产也将在下一阶段重点展开。按照中国官媒《上海证券报》的报道,“不良资产领域正涌现这样的新风向。”工业企业资金链断裂出现不良后,投资人拍下整个工业资产包,获得工业用地、厂房、机器设备,并通过追加投入使企业重获新生。选择工业不良资产进行盘活,目的是短期内恢复生产。据了解,部分工厂被重整后,少则三四个月,多则一年及以上,就能重新恢复现金流,而新建厂房的时间和成本则在两倍以上。

其实,早在2018年下半年,中国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就已经开始对不良资本的重整垂涎欲滴。相比于因经营不善导致的不良资产,“资本出清”后的企业不良资产,更多的源于前期扩张过快,从而导致利润大量被债务侵蚀。抑或是企业资金过于依赖房地产投资,导致的资金断裂。

当然,指望着企业老板能够拿出自有资金来返还企业几乎是不可能的,投资人宁可让企业破产清算,也不愿意如数偿还债务。在“资本出清”只后的逻辑就不一样了,只要所谓“不良资产”的价格下降到一定水平后,重新接盘将变得有利可图。原先1亿元的企业和债务可能5千万元就可以买下。在去除一部分落后产能后,企业的厂房、设备、技术团队都相对完整,只要重新注入资金,对产品的升级调整,很快就能够恢复生产,从而摆脱债务的困扰。

看起来这是一个荒唐和几近无耻的过程,但是资本运行机制的利润最大化原则,以及市场经济的有限责任制度,却就是这样一种游戏规则。对于投资风险的规避和对资本家的最大保护正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要义之一。尽管中共有强大的国有经济体系可以依靠,但是对于更广泛的市场经济和中小企业主来讲,中共目前必须尊重这一现实的规则与相应的利益诉求。

为此,在中共全面推进“资本出清”之后,建立市场信心,重新整合不良资产,将成为下一步改革的重中之重。以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为例,再其2018年全面回归不良资产主业以来,整体新增相关资产投放已逾千亿元。中国信达近五成新增资产投向不良资产经营板块,净增资产达500亿元;中国华融2018年全年不良资产包业务新增投放453.41亿元,不良资产收购重组类业务新增投放1,499亿元;中国长城2018年全年收购金融不良资产1,792亿元,同比增长逾20%。中国东方不良资产业务投放也达近1,000亿元。此外,中国的诸多地方资产管理公司2018年也将近投入了2,000亿元资金,完成收购不良资产价值总额约4,000亿元。

据相关业内人士表示,随着2019年“资本出清”的进一步延续和对于“地产金融”的进一步严格监管,不良资产的价格将难以坚持。特别是中国东南沿海地区5折以上的不良资产价格将有望打破。伴随资金的相对宽裕,一旦价格达到预期,排除国际因素影响,2019年四季度和2020年中国的资本重组进程将有可能加速。中共的供给侧改革也将从第一阶段的“资本出清”过程,逐步进入第二阶段的“资本重组、恢复生产”过程。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