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美朝谈判再决裂 金正恩改变对美政策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10-09 22:14:55 发表评论

2月河内美朝首脑会晤“NO DEAL”之后,时隔7个月,美朝双方于10月5日在斯德哥尔摩举行实务协商,再次未找到契合点,以失败告终。在河内首脑会晤中美朝立场的分歧太大,所以实务协商本应该成为两国缩小立场并最终达成全面协议的漫长旅程一个重要起点。

 

但是朝方实务协商代表——朝鲜外务省巡回大使金明吉在会议结束后召开记者会发表声明称,“我方认为,美国方面并未做好与我方协商的实质性准备,因此协商暂且中断,在年末之前有必要深思熟虑一番”。即使未来三个月期间,美朝实务协商代表随时见面就无核化及相应措施等议题进行协商,在年末之前双方也很难找到令双方都满意的具体解决方案。然而,朝鲜单方面要求美国在年底前提供朝鲜想要的方案,这让外界对朝鲜的无核化承诺产生了怀疑。

 

金明吉通过声明宣布“只有在明确消除了威胁到我们安全和发展的所有障碍之后,朝鲜半岛才可能实现完全无核化”,明确“先保障安全并解除制裁,后实现无核化”这一美国无法接受的立场。因此,即使今后美朝实务协商会议再多开展几次,也很难缩小美朝的意见分歧。

 

另外,金明吉在声明中还表示,“如果美军对我方的终止核试验及洲际导弹的发射、废除北部核试验场、送还美军遗骸等无核化措施及信任构筑措施做出有诚意的‘答复’,(两方)可以进入无核化措施的正式协商阶段”。朝方批评,美国前后共15次发动了针对朝鲜的制裁措施,联合军事演习也一个一个重新开启,朝鲜半岛周边不断有美国的尖端战争装备进入,威胁着朝鲜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也就是说,朝鲜的主张是,如果美国想要与朝鲜进行无核化措施的协商,美国需要缓解对朝制裁,中断联合军演,终止向韩国销售尖端武器。

 

但是在这次实务协商中,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拒绝了在朝韩首脑会晤、美朝首脑会晤时承诺的有关“完全无核化”的概念与方法、日程表等进行具体、真诚的协商讨论。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无法接受朝鲜提出的要求及与“全面无核化”无关的“部分无核化”。

 

当然,对于朝鲜而言,只废除部分核程序,缓解美国对其的制裁,保留“拥核国”的同时发展经济,是最理想的结局。但是美国与韩国无法接受朝鲜这样的战略,因此如果朝鲜不协商从“部分无核化”到“全面无核化”的日程表的话,国际社会的对朝制裁会一直维持下去,朝鲜只能继续当被孤立的国家。

 

如果到今年年底朝鲜的无核化仍无太大进展,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仍未放缓,那么朝鲜将面临在中国的朝鲜工人(约30,000至50,000)和其他被派往俄罗斯等其他国家的朝鲜工人必须返回朝鲜的境遇。这将大大减少朝鲜的外汇收入来源,但朝鲜似乎正试图通过扩大中国游客人数来克服可能出现的这一危机。

 

朝鲜如果认为现在中朝关系好,即使朝鲜进行核试验或发射洲际导弹,中国也会站在朝鲜这边的话,那就是严重的误判了。习近平主席、文在寅总统、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举行首脑会晤,正是建立在金正恩对外承诺要真挚地参与到无核化协商中的基础上的。但朝鲜中断无核化协商,再次致力于提升核导弹实力的研究试验的话,朝鲜会再次回到2018年以前被高度孤立的境遇里去。

 

特别是朝鲜如果再次发射洲际导弹,美国与国际社会将向中国施压要求中断对朝的原油供给,中国将不得不向国际社会做出妥协让步。2018年4月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七届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金正恩宣布“现在我们不再需要任何核试验与中长程导弹、洲际导弹的发射试验”,并废除丰溪里核试验场,如果他重新进行核试验,国际社会对金正恩的信赖度会跌至谷底。

 

2000年10月,朝鲜国防委员会主席金正日派遣了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人民军首席代表赵明禄作为特使前往美国,在五天四夜的行程中与克林顿总统、奥尔布赖特国务卿、科汉国防部长举行了会谈。结果,美国和朝鲜就美朝联合公报达成协议,双方承诺将尽一切努力从过去的敌对关系中建立新的关系。

 

金正恩应该与他的父亲金正日一样,也派遣国务院第一副主席兼最高人民会议常任主席崔龙海作为特使前往美国,与特朗普总统、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举行会面,摸索关于朝鲜无核化与美国应对措施的“大交易”。如果金正恩希望通过更加大胆的谈判使美国与朝鲜的关系正常化,并摆脱联合国安理会的对朝制裁,建设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那么他不应任用无法摆脱军部压力的外务省官员来进行无核化谈判,应该将此重任交由过去担任朝鲜军总政治局局长、军部改革后担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崔龙海来主持事务。由于朝鲜外务相李勇浩和现美朝实务协商代表金明吉都是2000年10月跟随赵明禄访美的人物,因此只要金正恩下了决心,通过崔龙海的访美之旅促进美朝进行高层谈判并不困难。

 

如果朝鲜再次被孤立,朝鲜人民会陷入更困难的境地,国际社会对朝鲜的不信任会继续深化,金正恩委员长的负面形象也会继续扩散,而如果金正恩无法看透外务省官员只在乎自己官路名位的“利己主义”,朝鲜的未来只能是一片黑暗。金正恩如果继续将对美协商的重任交付于无能、强硬、毫无战略、只知道对美问责的外务省第一副部长崔善姬和前外务省美国事务局长权正根的话,朝鲜只能选择走向被国际社会更加孤立的道路。在还有回旋的余地前,金正恩应该将对美协商的重任交付于大胆、灵活、实用主义且有影响力的人物来积极推进美朝实务谈判。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