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切换:【繁體中文】

Peter Kwan
Sylvia Wong
Christine Q Xu
昆士会计事务所
佳丽婚介

分享
新闻 >>   中国瞭望 >>  正文

弹劾调查报告或日内出炉 特朗普的两个选择

来源:多维       发布时间 : 2019-12-02 17:13:43 发表评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周日(12月1日)引述消息人士报导,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将于周一(2日)向委员会成员传阅特朗普弹劾案的调查报告,预计于周二(3日)就报告进行投票并送交司法委员会,让后者可如期在周四(4日)展开首次弹劾案的听证,以决定以何等罪名撰写特朗普的弹劾条文。

纳德勒与特朗普的新仇旧恨

目前,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籍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已邀请白宫派员为特朗普辩护、盘问指控者、提出新证据或传召证人,特朗普可亲自出席或派律师代表出席。纳德勒为此邀请设下周五(12月6日)下午5时为回复期限。

无论特朗普或其代表出席与否,司法委员会势将根据弹劾调查报告,去考虑特朗普有否“滥用职权”,以军事援助或白宫访问邀请去换取乌克兰公开调查民主党政敌;有否“妨碍司法公正”,以白宫行政特权阻碍他人到国会作供或交出证据;甚至会考虑“通乌门”的事实会否构成贿赂罪。

纳德勒与特朗普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因为纽约市地产项目发展的争端而“打得火热”,而前者当时亦有幸得到特朗普钦赐“胖子杰瑞”(Fat Jerry)的小名。纳德勒此次高调邀请特朗普一方出席司法委员会听证,将特朗普困于一个两难选择之中,造就了这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事隔数十年再起战火的时机。

“到底要否在弹劾听证作辩护”这个问题的两个可能答案,对特朗普而言确实是利弊参半。

辩护与否 利弊交缠

由于特朗普一直批评民主党主导的弹劾调查只邀请“永远反对特朗普的人”(Never-Trumpers)作供,没有给予特朗普“代表律师”,也没有“公平程序”,这次将在司法委员会进展的弹劾新阶段,可算是满足了特朗普的“三大愿望”:其程序早在众议院大会获得通过,纳德勒也邀请了特朗普派代表律师出席,而特朗普一方亦有权提供书面证据,或要求传召证人。

首先,特朗普当然可以借此机会,在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人配合下,透过参加委员会的听证,向公众诉说他们的“通乌门”故事:一方面将焦点放在拜登父子疑似涉贪的问题上,另一方面坚持特朗普要求乌克兰调查民主党相关人士的用意完全是针对乌国的贪腐问题,而非要寻找政敌黑材料。

然而,这个选项有两大不利之处。其一,特朗普一方的参与可算是为民主党主导的弹劾程序背书,使特朗普日后再难以批评这是民主党的政治独脚戏。其二,由于听证即场质问的格局,特朗普的代表如果在即场应对上出现差错,或者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将为弹劾案增添变数,有可能破坏了特朗普在舆论战中的剧本。

另一方面,如果特朗普一方拒绝参与听证,他们必需寻得不出席的理由——如今特朗普本人在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言语挑战下,已公开表明愿意亲身到参议院作供,如果他拒绝出席众议院的听证,就要解释他对众议院的程序有何特别的不满之处。

虽然避席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可让特朗普继续以“派系斗争”去攻击民主党的弹劾调查,然而在目前民意并未因弹劾案而产生大变的情况下,此举或许能给予在共和党大本营地区胜出的民主党众议员一个不支持通过弹劾的下台阶,让他们能以白宫拒绝配合且大选临近为理由,拒绝支持同党提出的正式弹劾条文,一方面能向民主党选民交代,另一方面也不会让弹劾案拖延至明年而损失保守派选票。

直至目前而言,民主党似乎也预计弹劾案一再拖延并非长久之计,因此已计划于12月16日的那一个星期完成司法委员会的弹劾条文,并将条文交予众议院大会表决。为免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在2020年大选年间能按政治需要操弄其弹劾审讯的进度,在未能扭转民意之下,民主党的最佳出路似乎确是让部份民主党的保守派地区众议员有理由投票反对弹劾——不过,这却要特朗普“配合”。

特朗普与纳德勒数十年前的对峙最终以两败俱伤收场:前者未能拆除阻碍其地产项目的一个高速公路路段,后者亦未能完全阻止特朗普地产项目最终以较小的规模落成。如今双方再次挑起的战火,也许会有同类的结局。



近期热点新闻:




版权所有 © 天涯信息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用户条约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